游戏的叙事:如何创造文学与电影无法替代的体验?

摘 要

说起电子游戏与其他艺术形式最大的不同,你首先想到的可能是它的交互性。 但是,拥有交互性是否同时意味着电子游戏具备了叙事能力?或者说,游戏能通过自身的机制向玩家传递

 

游戏的叙事:如何创造文学与电影无法替代的体验?


说起电子游戏与其他艺术形式最大的不同,你首先想到的可能是它的交互性。

但是,拥有交互性是否同时意味着电子游戏具备了叙事能力?或者说,游戏能通过自身的机制向玩家传递思想和情感吗?

不谈宏大巨制,从三个乍看起来有些“简陋”的游戏作品出发,我们可以一窥游戏叙事的能力与魅力。

文学作品和电影是怎么讲故事的?

对于这个问题,你可能马上想到小说的叙事方法、修辞手段,以及电影的镜头语言、渲染技法。正是因为这些工具的存在,叙事变得生动、精彩,进而为思想和情感的传递带来了可能。

被称为“第九艺术”的游戏是否具备一种其他艺术形式无法取代的叙事能力呢?

在一些人看来,答案是否定的。否定的理由很简单:虽然把故事融入游戏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在大多数情况下,故事并不是通过游戏机制实现的。甚至在很多时候,用小说、电影、动画等去表现的效果更好。

让我们看看游戏机制与故事的关系。

最初,游戏的诞生往往是从一个与游戏机制有关的点子开始的,例如:我想做一个即时战斗的角色扮演类的游戏;随后,为了提升游戏的体验感和沉浸感,制作者会把这个机制包装在一个故事里,例如:我希望通过这个游戏,讲述一个从魔王手中解救公主的故事。

最终,一款以“英雄救美”为主题的角色扮演游戏诞生了。

游戏的叙事:如何创造文学与电影无法替代的体验?


从中我们不难看出,故事和游戏的关系并不是那样紧密——故事依然是故事,游戏机制依然是游戏机制,只不过前者被“套”在了后者里。也就是说,同一套游戏机制其实可以匹配无穷多的故事,游戏机制并没有发挥决定性作用。

难怪有人认为,游戏从根本上说就无法成为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

如何反驳这种观点?我们需要思考的是,游戏具备独立艺术表达的可能性吗?或者说,如果我们想摆脱游戏机制和故事之间的这种正交性,让游戏机制本身成为一种独立的叙事手段,有可能吗?

答案是肯定的。

经过几十年来的发展,今天有越来越多的游戏作品开始挑战人们的传统认知,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向人们展示游戏不能为其它艺术形式所取代的叙事表达能力,回应关于“游戏是否能成为一种独立艺术形式”的质疑。

在这篇文章里,我们不谈那些宏大巨制的游戏,我们以三款乍看起来十分“简陋”的游戏为例,来看看游戏是如何超越电影、文学,创造独有的叙事可能性的。

游戏的叙事:如何创造文学与电影无法替代的体验?


01 用游戏模拟复杂的人文系统

从根本上说,游戏是计算机软件系统的一种,而计算机作为一种能够快速进行大量计算的设备,特别适合进行复杂系统的模拟(Simulation of Complex Systems)。

于是,通过抽象出一个复杂系统的核心机制,我们能够利用计算机软件,在逻辑层面复现(Reproduce)一些复杂的系统,比如,通过模拟大气层在一段时间内的变化来预测天气、通过模拟地震对建筑结构的影响来预测建筑的稳定性等。

游戏本质上也是一个这样的系统。

对游戏创作者来说,这种模拟复杂系统的能力,可以创造其他媒介形式都不具备的强大叙事手段——通过模拟一个复杂人文系统,为玩家带来情绪体验。

在有了这样的系统之后,创作者不再需要直接将情绪体验灌输给玩家,而只要将造成这套情绪体验的整个人文机制“摆”在玩家面前,让玩家自己在与这套机制的交互过程中复现创作者想要传达的情绪体验,从而实现对“展示而不是讲述(Show, don’t tell)”这个叙事原则更加彻底的贯彻。

这种手法并不罕见,尤其在许多反乌托邦题材游戏中出现。

这些游戏往往通过游戏机制去模拟某种恶劣的社会形态,让玩家在与这些机制的交互过程中产生纠结、痛苦等负面情绪,从而“自发地”意识到某些社会形态的恶劣性,而不是直接对其进行批判。

让我们看看《请出示文件(Papers, Please)》这个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