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更好的A牌 从《Artifact》2.0看Valve的设计思路

摘 要

两月前,笔者曾写了一篇胡言乱语的短文试图分析 《Artifact》的得与失 ,现在2.0 beta测试已经开始了,从游戏内容的变化中,我们可以一窥Valve对这款游戏本身的思考。 当然,笔者老

 

做一个更好的A牌 从《Artifact》2.0看Valve的设计思路


两月前,笔者曾写了一篇胡言乱语的短文试图分析《Artifact》的得与失,现在2.0 beta测试已经开始了,从游戏内容的变化中,我们可以一窥Valve对这款游戏本身的思考。

当然,笔者老倒霉蛋了,并没有收到测试资格,故本文的所有内容都来自笔者本人的“云分析”,权当是个智力游戏,图一乐。

首先快速阅览一下2.0的主要变化:

做一个更好的A牌 从《Artifact》2.0看Valve的设计思路

改动速览


从这些改动中,我们首先可以确立的基调是:Valve想做的是一个“更好的《Artifact》”,而不是另一个新游戏。三线作战/颜色轮/英雄复活/交互式回合仍是这个游戏的核心。

在Valve自己的公告和这些改动中能看出,Valve认为原版游戏起码存在以下问题:

决策复杂度的成长曲线过于陡峭

“先手”机制带来的负反馈过重

拖延行动的代价过低,节奏过慢

游戏中的随机因素过多

“空间”与兵线的策略深度不够

趣味性不足


决策的数量与复杂度

最初传出2.0将改成三线同时操作时,笔者并不相信这样的传闻,因为这相当于同时做三道题,除了让游戏变得更曲高和寡外没有任何好处,而Valve的做法要更深一层,Valve不但看到了原版游戏复杂度过高的问题,还注意到了复杂度的成长曲线。

由于三线独立法力池,所以1.0中玩家每回合需要做出的决策几乎是2.0中的三倍,随着回合数的增长,决策数量的差距会拉得更大。公共法力池可以限制玩家能做出的行动数量,使决策数量的增长速度降下来,同时由于三线共同操作的缘故,玩家做出单个决策时的复杂度相比1.0有所提升。总体来说,2.0的改变让游戏的复杂度成长有了一个较为平缓的过程,不至于从头紧张到尾。

但从另一面来看,更少的决策实际上减弱了玩家应对场况的手段,放大了滚雪球优势,也确实有玩家反馈游戏后期手牌和法力值不够用,这中间可能存在一个平衡点。

做一个更好的A牌 从《Artifact》2.0看Valve的设计思路

决策数量和决策复杂度对比


“先手”的罪与罚

关于“先手”机制负反馈过重的反馈,在Reddit上并不乏讨论,由于英雄被击杀就无法使用对应颜色的卡牌,玩家们普遍觉得握着一手牌没法出相当令人沮丧。

Valve对此的调整是让三次“先手”机会变成一次(也就是三线共同操作),除开某些特殊情况,“先手”一般只能使玩家在一条线上因英雄死亡而无法操作。关于这一点的改动,见仁见智吧。

对战节奏的调整

在原版游戏中,由于使用英雄技能,使用道具,装备道具都不需要消耗法力,而除开能直接击杀英雄的操作,大部分玩家行动都需要到本回合的战斗阶段才结算。故在交替进行的回合对峙中,大部分操作都是后手优势,玩家们普遍倾向留足法力值和手牌来应对应对手的行动,这就导致游戏的节奏变慢,多出了许多冗余的“试探”环节。

Valve对此的解决方案是给所有操作加上法力消耗,同时减少了手牌的抽取,玩家不再能以近乎无代价的手段拖延关键决策,同时玩家能做的行动数量也受到进一步限制,整体对战节奏有所加快。

还是随机性

关于随机性的讨论,笔者在上一篇文章中有一些不成熟的看法,总体来说,笔者是支持加入适量输入型随机性的,但Valve显然有不同的想法。

1.0中存在的大部分随机性都被移除了,包括那些体验比较好的(赏金技能),和那些不那么好的(随机攻击方向),在2.0中,最大的随机性是发牌姬。

游戏进程的绝大多数元素都可以由玩家自己把握,商店的改动可以看出Valve的思考,能买到什么样的装备,选择权在玩家手中(当你想要低价装备时就可以不升级商店)。

笔者猜测Valve的思路是将随机性完全转移到卡组本身。《Artifact》的构筑卡组需要至少40张卡牌,按目前平均7回合一局的速度来看,玩家在一场游戏中能抽取的卡牌应该只有卡组的 1/3 到 1/2 之间,《Artifact》目前没有检索牌,过牌也并不多,要抓所谓的关键张只能看运气。

事实上这就是Valve的打算所在,通过玩家资源(手牌)的随机性来解决体验重复的问题,在这样的手牌抽取数量下,玩家可能就要考虑在卡组中构筑数套制胜手段,以便应对没有抽到某张手牌的情况。

在和Valve社区经理的讨论邮件交流中,得知V社在玩家每回合抽取多少手牌这一点上也有些举棋不定,一切都还在测试中,这是合理的,这个数值的设置影响重大,必须要谨慎。但笔者对此也有些忧虑,在这一点上Valve的调整空间并不大。

兵线的再设计

或许是为了补偿决策数量降低带来的策略深度下降,Valve将每条线的最大单位数加上了限制,这一条看似不起眼的改动实际上达成了兵线战略的再设计,引入了“空间利用率”这样的概念,铺场和TP不再无代价。从实际游戏来看,这一条设计应该是相当成功的,围绕着位置出现了许多新卡牌新能力,位置博弈也很好的兼顾了深度和趣味,如何规划位置是很容易学习的。

有趣的是,1.0游戏中对单位数量不做限制的理由同样言之成理:“《Artifact》应该可以突破实体TCG的一些限制,例如较为有限的手牌和单位数量”

这样的变迁可以被解释为Valve对游戏定位的思考,《Artifact》最初是作为电子TCG来设计的,无论是其经济系统还是玩法上,都有一些实体TCG的影子。在1.0中卡娜召唤茫茫多的狗就是个电子卡牌才能有的超展开,某些设计可能过于看重对实体TCG的创新了。